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健康  饮食

“餐饮+音乐+偶像”李华宾的创业之 人物

  我们在音乐板块上投了三个多亿都花了,音乐行业还在初级阶段,还没那么赚钱,但中国以后蓬勃发展的程度一定比日韩强。

  这座城市的燥热随着一场凉雨安静下来,沿着深圳福华一直往前走,零售面积8.39万平方米的新怡景商业中心便会出现在人面前,这是一幢五层高的购物商场。

  这幢价值66亿人民币的商业中心刚于2月被领展房产基金收购,但这里让市民们熟知的还是“胡桃里、泰炯、事外、杂咖”等集合式生态的餐饮娱乐文化店,这些品牌的背后是一家名为合纵文化的公司在操盘。

  晚上7点,新怡景商业中心迎来了店里一波客流高峰,这里是英式居酒屋“事外”,旁边的胡桃里音乐餐厅和泰炯音乐酒馆也已经排起了长队。

  2018年2月,合纵文化宣布融资数亿元,投资方为鸥翎投资,计划在未来三年内上市。如今,合纵文化旗下品牌签约门店已超过670家,计划2023年要实现2000店的目标。

  酒吧、KTV和餐饮都是同质化严重、竞争激烈的行业,每年死掉的品牌更是不计其数,是什么原因让合纵通过“实体店连锁+音乐现场”的形式跑出了规模和品牌?

  这是一家复古风格的咖啡店,中午12:30,合纵文化集团董事长李华宾独自一人出现在店门口。店里入口处摆满了二手复古家具,稍显拥挤,穿过一条狭窄的小,过大厅中间的一架黑色钢琴,这才找到右手边一个合适的坐下。服务员拿来菜单,向他推荐了四款咖啡,分别是云南咖啡豆、哥斯达黎加咖啡豆、巴西豆和非洲肯尼亚豆。

  “云南咖啡豆和哥斯达黎加咖啡豆都有醇厚度和香度,哥斯达黎加的豆子会带有一点当地的花香味,非洲豆带有一点酸味。”服务员看上去二十岁上下,有一张弧度稍硬朗但亲切的脸,在咖啡介绍上她尽量显得老道。

  “我要肯尼亚,试一下。没事没事,我们可以再多喝两杯尝尝。”李华宾说。他带一副黑框眼镜,穿白衬衫搭牛仔裤,脸庞柔和,体格壮实,彬彬有礼,声调稍带一点广西口音。

  杂咖是合纵推出的集合咖啡、下午茶、西餐和清吧跨界融合的杂货咖啡馆,也现场售卖各种欧式复古文创类家具,是合纵接着胡桃里做的品牌。在深圳创意园区有一家咖啡厅开在星巴克对面,不仅卖咖啡,也有服装陈列售卖,每天生意比星巴克还好。受此,李华宾琢磨是否可以开一家不一样的咖啡店。

  李华宾姐姐长居欧洲,很喜欢古董,她经常在那边收集各种家具、小饰品、货柜,于是就有了“咖啡+复古家具售卖”的杂咖。

  这家店迄今已经四年了,人均消费在百元左右。李华宾说,“我们正在做改良,把陈列更集中一些,设计一条餐馆和购买的主动线,会让客人更清爽,杂乱有杂乱的味道。”

  在合纵文化旗下,融合了“酒吧”、“餐饮”、“音乐”的子品牌众多,更为知名的是苏荷和胡桃里。其中, “民谣音乐+川菜”的餐饮品牌胡桃里在短短三年时间,就在竞争激烈的餐饮市场杀出一条血,带动音乐+餐饮品类在餐饮市场的成长,而集团旗下如杂咖、城外驿、事外等较新的子品牌也处于探索成长期。

  合纵的第一步成功,要从“慢摇吧”苏荷的成功说起,而苏荷之前,创始人李华宾就已经在酒吧行业干了很多年。

  李华宾自小喜爱音乐,妈妈是小学音乐教师。8岁那年,他收到了姐姐送的一把吉他,于是开始练琴,跟朋友组乐队。在造船厂工作四年后,1990年,李华宾和一名键盘手从广西跑到广东,开始在歌舞厅演出。做了三年,感觉整个广东“”。

  在这个年纪,黄家驹去世了,春节李华宾没有回去,刚好遇上李春波发歌,《一封家书》红遍,这些都让他心情灰暗,于是下决束广漂。

  回到广西柳州后,李华宾在当地一家新开的工作,负责节目管理,从此进入到管理层。后来资金出现问题,巧合下,李华宾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

  李华宾先后做过出租、代理音响品牌“乐富豪”做音响生意,也开过火锅店。创业之并非一帆风顺,好不容易积累了50万又因为一场火灾赔得底儿掉。

  李华宾室内感好,喜欢研究空间设计,在上学的时候,他就一直是制图课代表。后来在为一家音乐茶庄提供音响服务的过程中,他发现对方生意很好,就萌发了是不是可以做“音乐+”的概念。于是有了广西柳州的第一个音乐酒吧“新艺堡”,随后在隔壁开了一个音乐餐厅“爱德森”。

  李华宾定位“爱德森”为“一家外国人开的中餐厅”。在装修上,当时还很少有用石头做外观装修,李华宾从广东运很大的石材过来,一看就很西式,又买了编钟、青铜器、古兵器和蓑衣等作为点缀,一进门有个舞台,放了一台三角钢琴,钢琴旁边是楼梯,上到二楼主要是包间,生意很好,但是不到半年就遇上了拆迁。

  2003年,李华宾和创业伙伴闭启泉(现任合纵文化集团执行总裁)在广西南宁开了第一家酒吧“苏荷”,走的是“工业风”,在装修中大量运用了钢铁、齿轮、玻璃、原木等元素。成立之初,这个异于当时备受欢迎的主流迪吧,主打“慢摇吧”风格的苏荷酒吧并不被人看好,开业一个月都没人。直到有一天他偶然被一个歌手演唱的一首歌打动哭了,受此引入“走心的音乐演出”,苏荷逐渐奇迹般地得到了人们的喜爱,酒吧一度天天爆满,所在的桃源甚至后来成为了“南宁娱乐第一街”。

  从一开始,李华宾就明白自己做的是一个音乐酒吧,但如果像迪吧那样总是震耳欲聋,时间长了人们就会受不了。所以采用慢摇吧的方式,在苏荷入口的音量非常舒服和缓,试求不经意间吸引人们想进去的冲动,而进入室内,播放的才是“逐层推进”的音乐。这一决定,也适应了当时人们对酒吧的消费需求。

  几番坎坷,最终李华宾还是熬过来了。连锁之,则得益于冬天看的一本书,书里当时介绍了成立于1799年的Greene King,它是英国最大的酒吧类门店连锁品牌的管理集团。这家公司当时旗下有937家店,李华宾只有一个店,他心想,“这要管理起来,电话都打不完”,就开始潜心研究它的商业模式。

  “它是平台公司,输出品牌、设计、培训,但更重要的是输出酒水和调味品。现在它已经上市了,旗下有3000多家酒吧。”李华宾说,“就像麦德龙,只要你是我的会员,进入我这个平台,我就给你供货,我的价格肯定是有优势的。”

  就这样,李华宾的“苏荷”了扩张之,很快在长沙、武汉、广州等地成立了分店,构筑起“苏荷模式”。苏荷酒吧不仅成为所在城市的夜生活娱乐引导者,更引起了当时许多酒吧对其风格和模式的抄袭、模仿。

  2008年是合纵发展的关键节点之一。当时竞争对手模仿苏荷,各个方面做得都很好,非常会营销,把苏荷打得落花流水。即将“一败涂地”之时,李华宾反过来学习对手在营销上的优点,发挥自己团队在内容和服务上的优势,逐渐重新赢回了市场。如今,老牌音乐酒吧苏荷,在进入成熟期后,迎来了内容的迭代期。

  当时只有量贩式和两种卡拉OK模式。量贩式全部都在恶性竞争,品质很差,慢慢变成了一个低端市场的商业模式,高端的就是。当时来自的钱柜做得很时尚,在白领当中十分有号召力。

  2008年,李华宾开始筹备“台北纯K”,一上来就摆好了架势,6-70号员工,光研发音响设备就花了两年时间,一个店都还没开。这期间,太太生了双胞胎,李华宾的睡眠不好,每天的心情都很沉重。直到后来在广州开的本色酒吧,市场反应特别好,心情才好起来。

  2013年,合纵旗下的艺人经常到食堂排练,员工就餐的同时艺人在唱歌,逐渐有了音乐餐吧的雏形。由于公司处于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后来经常有过的游客询问是否可以就餐?李华宾受此,2014年8月,在南宁开了胡桃里的第一家旗舰店,一开始走的就是去时尚化的大众消费线。

  随后,胡桃里迅速成为餐饮市场的一匹黑马,扩张到200多座城市,拥有500多家加盟店。它的创新之处和竞争力在哪儿呢?比如,全时段运营,把时段性消费运用到极致,从中午11点营业到凌晨3点,将餐厅、酒吧、咖啡馆的消费做有机结合;注重氛围体验,文艺风满足90后乃至95后的消费体验需求;每个门店500~600平米,演出空间和活动空间足够;艺人资源足够,选歌有讲究。

  餐饮行业本就极易被模仿复制,音乐餐厅也不例外,胡桃里的成功也带动了一批音乐餐饮品牌的出现与扩张。前不久,胡海泉的音乐餐厅品牌“巨说还不错”在最繁华的国贸大厦开业,开始扩张之;张靓颖、王铮亮曾驻唱过的酒吧“音乐房子”近年也更频繁地出现在了城市街头。

  “在酒吧和KTV这个行业,其实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够强,行业处于初中级竞争状态,我们有优势。”李华宾承认,餐饮行业在中国已经是充分竞争的一个高阶市场,他坚定不移地看好大众消费和用户体验。

  合纵旗下建立了娱乐餐饮供应链品牌万娱仓,从胡桃里的装修、灯光音视频等整体的服务全部由万娱仓完成。作为平台,合纵向加盟商输出“音乐内容(歌单和艺人)”、“装修”、“酒水”,这部分了公司的收入和内容质量的稳定性。2018年光是红酒公司就卖了500多万瓶。合纵现在有3600个职业艺人,这意味着合纵拥有一个庞大的体系内得以循环的产业链优势。

  李华宾说,合纵所有的品牌都有自己的DNA和自己的秘籍。在苏荷,排歌是最重要的秘籍,层层推进。“DJ打了40分钟,歌手一上来第一首歌,一定要全场引起共鸣,第二首歌继续HOLD,推动,一首比一首节奏上来,最后一首可以很有张力地收场,然后DJ又接上。”

  在胡桃里,“走心”是最重要的秘籍,以民谣演出为主。合纵有这么多职业艺人,每个人的风格、技巧会有差别,但如果每个人都是走心的,在店内给客人的差别就没那么大。李华宾提到,歌手的排歌有不同,动情的、悲伤的歌都可以唱,但“哀伤”的歌不可以,亲人离去的歌也不能唱。

  2017年开始,合纵建立起听歌会机制。比如在繁花,主管会收集大家推荐的歌单,组织大家评分后,达到80分以上的歌曲才可以在店里唱。李华宾甚至会自己担任选歌的总评审。

  现在是大众消费的时代,李华宾喜欢在城市街头寻找灵感,为下一个走入大众消费的品牌开发课。

  十年前,李华宾经常去西班牙和伦敦,近两年去曼谷比较多,也跟“接地气”有关。 “曼谷穷人很穷,很多人收入也不高,但是我感觉整个曼谷大家生活得有滋有味,很多店有一种贫民美学,装修雅致又有趣,可以学的东西很多。”

  合纵文化总部的办公室位于华侨创意文化园,合纵音乐位于附近不远的一栋小楼里,旁边是一家打拳的健身房,合纵音乐学院也位于这里,建有录音棚和室。

  尼克是最早李华宾创业的早期之一,也是苏荷酒吧最早的驻唱歌手,曾参加过2012年《中国好声音》获得不错的成绩。专访发生的时间,正是《青春有你》热播期间,匠星娱乐派出了公司的“杀手锏”——Mr.钛戈,那时尚不知道是否能顺利出道。

  《青春有你》中,在一众训练仅一年、半年、甚至几个月的训练生中,平均训练时间超过三年的组合Mr.钛戈,十分引人关注。由嘉羿、林陌、圳南、靳凡、展羽组成的Mr.钛戈,称自己是“朋友圈男团”,赛前采访中,他们希望通过节目,走出朋友圈。4月6日,UNINE成团,嘉羿以第五名的成绩成功出道,微博粉丝增长到144万,林陌也凭借《青春有你》栏目吸粉,微博粉丝增长到116万。

  曾在2018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平台与经纪公司签署的经纪及版权条款的不对等,也以经纪公司的而告一段落,但疑虑和不公平感始终在困扰着小型经纪公司。

  对于资金实力雄厚的合纵来说,似乎不存在这部分的担心,毕竟出道艺人一年半就回来了。不管怎么样,李华宾和尼克的规划是,要不断发歌,为艺人做积累。

  采访前一天,李华宾和匠星娱乐CEO尼克聊了一个小时。尼克说:“董事长语重心长,他说你们要做好你们的两个核心板块:一个是创作,一个是培养。”

  2014年,匠星娱乐成立之初,第一个确定的项目就是做男团,当时李华宾带团队遍访日韩欧美。最初在招募生时,2万人参与,经过周考、月考季度考核等,最终只剩下11人,经过三年的训练,最终只有5人能成团。

  李华宾说,“我们是找矿的,有些人可能看着是石头,其实是黄金,甚至是钻石,这需要团队去挖掘。”

  除了男团,匠星旗下还有七人女子偶像概念团体Hickey喜祺。今年匠星娱乐为《以团之名》输送了7人,《下一站传奇》输送了9人,连爱奇艺的《乐队的夏天》也有匠星娱乐的生参加。

  在音乐领域,匠星划分了不同风格的厂牌,比如春蜂民谣厂牌和百斗成名嘻哈厂牌。其中,民谣厂牌为优酷的《这!就是原创》输送了2名民谣艺人。

  对于李华宾来说,匠星不应局限于只是一家偶像经纪公司,现在音乐板块也归于匠星娱乐。公司目前签约了200多位作词人,过去一年就举办了22个音乐创作营,覆盖作词作曲编曲完整的音乐制作流程。

  对于错过2018年《偶像生》和《创造101》的流量红利,李华宾表示,当时觉得内功还没有练好,希望成熟一点再去,就没让去。 “这些节目组都希望他们去亮相,有些孩子你憋着他也不行,那就去锻炼学习吧。”对于选秀节目,他抱着的是“助推”的想法。

  在当下这一股的偶像经济中,资金实力、音乐制作、营销能力、影视资源到底哪一个更重要?目前看来,显然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长处,也有不同的短板。

  匠星不缺资金,李华宾负责把关好商业模式,也喜欢管创作营比赛的内容部分,这与他的个人兴趣有很大的关系。

  在音乐部分,李华宾的选择是团队作战,要的是首首好歌,但是这太难做到了。尤其是当下的,粉丝们是否会粉一个偶像,其满足“陪伴感”的心理需求显然远高于偶像的音乐。不过李华宾对此十分自信,他认为肯定有机会能做到张惠妹和张学友的黄金时代——每张专辑每首好歌,都能流传出去。

  “我们的品牌都跟音乐有关,我们知道怎么用好的音乐。很多事情,我们还在摸索的过程中。” 李华宾一直对音乐行业抱有热情。

  2013年11月,中国音乐产业大会在威斯汀举行,李华宾的朋友胡海泉邀请他过去参加,他来到现场后发现在场所有人都在抱怨,不看好音乐产业。开完这次会,他感觉时间到了,应该进入音乐产业了。

  2014年,合纵文化集团收购了EQ唱片,跨行一脚踏入了音乐行业。合纵的布局,一是打通音乐上游版图,开设合纵音乐学院,培养职业艺人,成立合纵音乐,积累版权资源;二是做华语偶像,建立自己的生体制,打造中国的SM娱乐。

  此后,随着引入Q、举办Q音乐颁典礼,与伯克利音乐学院达成合作,合纵在音乐领域的版图正在迅速扩大。

  “我觉得中国流行音乐的现状可能比2007年中国电影产业的状态更低,我应该去团结全球最好的资源做音乐。”李华宾表示,“今年我们会在民谣和嘻哈这两块做很大的推动,我觉得现在喜欢这两个音乐品类的人多,而且对我们3600个职业艺人有帮助。”

  2018年初,李华宾给自己写下12个目标,只有第一条与自己相关,——学会泳,其他11条都是公司目标。除了游泳,李华宾极度爱好喝酒,最早是喝白酒,2012年体检血糖高,不能再喝白酒,便改喝葡萄酒。

  2014年,李华宾去读长江商学院,项兵教授最著名的理论“月球看地球”对他很大,也就是你做任何事情,要用全球的眼光来看,站远一点。

  对于音乐行业,李华宾形容自己的热情并不是“情怀”,而是“梦想”。因为情怀可以,不那么在乎成败,梦想的实现则比较在乎成败,需要对自己负责。

  在音乐领域,目前合纵已经布局了音乐小镇、合纵街、共享空间的艺术类培训等。李华宾说,“我们在音乐板块上投了三个多亿都花了,音乐行业还在初级阶段,还没那么赚钱,但中国以后蓬勃发展的程度一定比日韩强。”

  商业从民谣咖啡馆到音乐餐馆,蜗牛这一次把目光投向了1800平米的综合空间

  从80平米的咖啡屋到300多平米的音乐餐馆,再到1800平米的蜗牛Live,小伟在音乐空间上的“野心”和“决心”也越来越大了。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