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生活休闲  网络

互联网授权协议成了“卖身契”,我们对隐私是不是太大方了?

从互联网普及以来,关于网络隐私的讨论就一直未停,近日又有媒体曝出“App偷听”现象。据报道,发送一条语音消息,松开手后,录音实际上还在继续。在被偷听的时代,我们不禁产生疑问,互联网时代,我们要如何保护隐私?还是我们的隐私早已穷途末路、不复存在?

经历了疫情期间的“隐私让步”和确诊者的信息泄露,后疫情时代的我们对隐私保护的信心有所衰减。而在更加注重个人隐私权的美国,这种情况或许更甚。

作为一名数字隐私记者,我尽量避免那些侵犯隐私、收集数据、追踪行动的网站和服务。然后,新冠肺炎大流行来了,我不得不将以往重视的隐私都抛诸脑后。你可能也是如此。

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上学变成了远程,工作在家里完成,快乐时光也在虚拟中度过。 短短几个月内,人们将自己的整个生活都转移到了网上,加速了这一原本需要数年时间来完成的趋势。这一趋势在此次大流行结束后或许还会持续下去。与此同时,保护隐私的联邦立法进程也被大流行所扰乱,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个人信息将暴露在几乎没有监管的互联网生态系统中。

总的来说,2020年是数字隐私的滑铁卢,但2021年或许不必如此。

一、隐私法在2020年年初的发展势头

2020年初,我们尚且对联邦在未来几年的隐私立法抱有乐观态度。尽管人们对网络隐私的担忧早已酝酿了一段时间,但2018年剑桥分析公司的丑闻则是一个转折点,标志着许多美国人及立法者对大型科技公司、数据以及科技对社会影响的看法转型。

这起丑闻涉及剑桥分析公司的一名研究人员。该公司是一家政治咨询公司,曾为特朗普竞选活动工作,并且不正当地获取了数百万Facebook用户的数据。此事发生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