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生活娱乐  文化

石家河文化玉器与良渚文化玉器有“异曲同工之妙”有重要价值

  石家河文化玉器的品种很多,造型繁复,在数十种形制中,每种器物的造型也 不尽相同,说明琢玉工艺的成熟。出现了一些面目和风格独特的玉器,为长江中游地区 玉文化增加了新内容。如装饰品的人首形佩、虎面形佩、兽面形佩、蝉形佩和凤形佩; 礼仪器的牙璋等,都具有重要的价值。

  1.种类。生产工具有刀、锛、凿、斧、钻头、纺轮;装饰品有璜、管、珠、坠、 笄、锥形饰、镯、人首形佩、虎面佩、蝉形佩、鹰形佩、鸟形佩、凤形佩、龙形佩等;礼仪器有钺、牙璋、琮、璧、环、玉祖等。

  2.造型。以几何型及人物动物型为主。人物动物造型丰富,形象多变化。人首、虎面、兽面、蝉形和风形造型是该文化玉器的主要代表。纹饰与造型统一于一个器物上,也以上述5种器物最富特色。

  3.工艺。玉器材质使用较广泛,有青玉、黄玉和碧玉,其中有河南南阳玉和广义“玉石”类的水晶、玛瑙、绿松石、大理石、萤石、滑石等。这些玉石主要来自湖北 、湖南与河南该文化范围之内。片雕与圆雕并重,是该文化玉器的一个特色。雕刻技法有浅浮雕、阳线雕、阴线刻及镂雕。阳线雕以肖家屋脊的鹰形佩为代表,其 双翅上从凸棱线为羽毛纹。阴线刻兼镂雕以孙家岗鸟形佩为代表。此器以 繁密镂空使造型玲珑剔透,以细阴线刻划形象,线条流畅,刀法刚劲。

  器物钻孔主要用锥钻钻成,分单面钻和两面对钻两种。玉器加工工具似为小型青铜砣具;因为,罗家柏岭建筑遗址中曾发现过铜残片,说明当时已有青铜铸造。玉器表面虽经抛光,但精度 不高,其抛光工具可能是兽皮。器物表面的琢磨,一般比较精细,但也有较粗糙者, 特点是表面留有明显的细密而不规则的划痕,说明玉器的材质硬度较低。所用磨玉砂的细度偏粗,观察其细度约在800目左右。

  礼仪器中的牙璋,是江汉平原地区的最早实例。其造型分为二式: 一式为平首式;一式为歧首式。这些造型说明,平首式牙璋,可能源于玉斧或玉铲,或与龙山文化玉主同是象征部族的物品。歧首式牙璋,在山东龙山文化、陕西龙山文化及四川广汉三星堆商代牙璋中都可见到,可证明它们之间或有源流关系。

  石家河牙璋,必定有其历史的和文化的背景依据,其中可能与部族首领的有关,如果确认石家河文化玉虎面源于良渚文化玉器的兽面纹, 那么,歧首式牙璋,有可能直接来源于长江下游地区农耕文化的生产工具。因此,学者 的一种意见则应予重视:牙璋可能来源于河姆渡文化的骨铲。石家河文化玉牙璋的重要价值即在于它的开创性意义,它可能与龙山文化牙璋一样,都是自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商周时期的系列牙璋文化的一种源头。

  石家河文化玉器是继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之后的又一重要玉文化发达地区。该文化的玉器是江汉平原新石器时代晚期玉文化的高峰和代表。以五种装饰品为代表的石家河玉文化说明,该地区崇玉文化是以成熟的装饰审美文化为代表的。这种玉文化内涵,已大大超越了大溪文化和屈家岭文化。装饰品与礼仪器的共用,是玉文化完全成熟的标志。而石家河文化玉器所表现的,恰是社会上以装饰品和礼仪器中的、教、军事内容来体现的某些“礼”及“礼制”的确立。因此,可以说石家河文化玉器在中国文明形成过程中,曾起过一定作用。就此而言,它与良渚文化玉器有异曲同工之妙。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