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生活娱乐  娱乐

诗人阿信:成都的诗意不止庙堂、典籍,而在烟火市井中

11月1日,第六届中国诗歌节在成都开幕,11月7日将在重庆闭幕,作为疫情防控下新常态下举办的第一个国家级大型文化活动,全国知名诗人、评论家等文化名人齐聚成渝,共商诗歌艺术发展之路。

今日(11月1日),专访到参加本次中国诗歌节的甘肃民族师范学院副校长、诗人阿信,“世界文化名城,顾名思义,不外乎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且能以其根植深远的底蕴深刻影响当代生活并吸引更大范围(全世界)的人们趋向它,矫正、引领或影响人们的品味、时尚、精神生活和价值观。从这个意义上说,成都当之无愧。”

阿信认为第六届中国诗歌节在成都开办,对于成都打造世界文化名城有推动作用,他告诉,本次中国诗歌节选择在成都召开,无疑是看中了这座在中国诗歌乃至文学史上具有不可替代的城市的诗性品质,“试问,除了成都还有哪个城市具有这样的资源和优势?诗歌节的举办,我理解就是庚续这座千年诗城的诗歌传统,并为之注入当代的诗意,使其如莲池春水活泼常新,使生活的诗意和诗意的生活成为这座城市的日常。”

甘肃民族师范学院副校长、诗人阿信

诗歌,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面对中国新诗已经走过了百余年历程,阿信认为目前新诗是汉语诗歌传统之上的一种再造。当代诗歌在处理纷繁复杂的“现代性”经验达到了汉语诗歌前所未有的精神广度和深度。但不容回避的是,当代诗歌在抵达语言的所有可能性向度的同时,也隐涵着种种精神危机。其中之一就是遭遇着人类生存图景的变异,传统审美情境的消失。

阿信认为身处城市的诗人们的经验和想象力遭遇后工业时代和消费主义文化的重重侵蚀,不得不更多地在诗歌中面对分裂、冲突的精神镜像和怪诞、非理性的人生体验。“似乎,人类的诗歌传统中作为根基的那种稳定、明晰的价值底座和信仰的标高正在消隐。诗歌的智性元素在异常丰富活跃的同时,诗歌内在的精神力量却在不断衰减。”对于本次诗歌节安排了三大类十项系列活动,除了三个论坛外,阿信更看重走进乡村、走进街道社区、学校、企业,以及在杜甫草堂的开幕式,“向传统学习,向经典致敬,向生活与生命的现场鞠躬,向时代侧身,这是当代诗歌必须要面对和回答的。”

阿信常到成都游玩,也很喜爱这里的文化生活氛围。今年8月,他还曾携家人到成都、阆中、广元一线游玩。“成都的诗意,古已有之。从‘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到‘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从‘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到‘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成都的诗意,不止在庙堂,在典籍,在口口相传的历史之中,也不止在风光旖旎秀美或雄奇山水处,街头巷陌,寻常院落,有烟火处,在市尘里,皆有诗意。”

邱峻峰 曾琦 摄影报道

姜山

(下载,报料有奖!)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暴劫柔情国语
  • 编辑:金泰熙
  • 相关文章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